亲历游记

云南野泉觅踪

云南野泉觅踪

云南位于板块交界处,地壳不稳,岩浆活跃,这也就使得温泉资源异常丰富。资料显示,云南的地热资源全国第二,约有1200多处天然露泉,约占全国温泉总数的1/3。其中,大多数都被开发,有的甚至驰名中外,诸如腾冲、安宁和龙陵的温泉,但在这些温泉面前,不菲的价格叫人望而却步。

但是,整个云南的“东南西北”还有很多野温泉如棋子般散落,有的藏在密林河谷人未识,亟待揭开神秘面纱;有的则被当地人合理利用,成为当地百姓的天然浴池;另有一些野温泉处于半开发状态,收取一定费用的同时也最大化保留了野温泉的野性。

云南山林五大知名野温泉

从形成的角度来看,云南的温泉主要有两种,即火山型和深层地热加温。

火山型温泉位于火山活跃地带,地底深处有未冷却的火山岩浆四处流淌,此时,只要附近地表下有含水岩层,就会受热,形成温泉。火山型温泉,通常是硫化物遇热大量溶解于水,因此,形成的多是硫酸泉,也就是俗称的硫磺泉。

另一种温泉类型是深层地热加温。当自然界的水渗透到地壳深处的含水层,受地壳深处的地热加热成热水,这些热水通常会含有丰富的碳酸氢离子,与岩石中的钠、镁、钙、钾等矿物质作用而形成碳酸泉。碳酸泉多为中性或碱性。

无论哪种温泉,其身影大都出现在地壳板块的交界处、地质大断裂区及火山分布带。由于特殊的地理位置,云南地热资源异常丰富,野温泉几乎唾手可得。

云南野泉觅踪

隐秘在邦腊掌山间的废弃泡池

龙陵邦腊掌

阴阳泉水能预测地震

邦腊掌温泉距离龙陵县城约10公里,从芒市到邦腊掌大约1小时车程。此地的温泉开发较早,但总不成规模,近年来政府也意识到邦腊掌温泉的巨大潜力,目前整体开发权归属于云南某投资公司。

邦腊掌温泉群主要集中在香柏河两岸,当地老乡告诉我,泉眼少说也有100多个。沿香柏河两岸来一次“寻泉之旅”,有时会在不经意间发现废弃的温泉池子孤零零地伫立在密林深处。

邦腊掌意为傣语“拴大象的地方”,已证实这里的泉水含氡、氟、钾、钠、锂、钙、镁、氢等多种元素和化合物,其中氡、氟含量最高,又称“氡氟温泉”,是治疗各种疾病的天然配方。

午10时许,香柏河一带热气氤氲,仿佛走入仙境,两个中年妇女正在泉眼内煮鸡蛋,此外再也见不到其他人。山坡上散落着各种形态的泉眼,有的涨水翻腾,形态就像腾冲——那口著名的大滚锅;有的泉眼则小如碗口,但水温却高得吓人,当地人喜欢将鸡蛋拴了茅草,放在里面煮;另一些泉眼由于碳酸钙的日积月累,造型像极了蚁穴。

邦腊掌最有名的池子是“神仙澡堂”,老百姓在旁边专门立了一个“仙池香位”。在当地,温泉的概念不仅仅是“泡”那么简单,更升华到一种万物有灵的“敬畏”层面,除了专门为泡池立下牌位,村里还有一座与温泉息息相关的邦腊掌神庙,如果细心观察,便能够在隐秘山林的泡池边上看到一缕袅袅青烟从香炉内升起。

神仙澡堂紧靠香柏河山崖,落差很大,以前有人泡澡不小心坠下山崖,村民后来修了一道简易围墙,于是便有了现在的仙人澡堂。仙人澡堂的泡池为椭圆形,直径大约3米。一个奇怪的现象是,泡池内的温泉水变幻无常,这种变化有时甚至一天就有多次。龙陵县地震局邦腊掌地震观测站负责人尹可恩对我说:“气温决定了水的颜色,例如,今天上午你看到的是绿色,如果下午气温变了,它很可能就变成灰色或白色。”

据尹可恩介绍,邦腊掌温泉除了对身体大有裨益外,还有另一项神奇的功能——预测地震。由于仙人澡堂附近的泉水富含大量水氡(水氡值是预测地震的一个重要指标),且较为稳定,故该片区域早被列为地震监测点范围。

尹可恩领我来到距离仙人澡堂不远处的一个玻璃亭子,他打开锁,让我零距离接触房间内的这两口泉眼,这就是能够预测地震的著名的“阴阳泉”,两泉也就碗口大小,工作人员每日都会在阴阳泉取样,观察水氡值变化。而让我奇怪的是,两泉相距仅约30厘米,但却一冷一热,互不影响。

阴阳泉于2002年被列为“地震监测一号泉”,得到了较好保护。纵观先前发生的多次地震,阴阳泉的水氡值、水温、水流量均有明显的对应关系。尹可恩根据自己多年的经验发现,只要连续有水氡低值出现,水温和流量升高,就有可能是地震的前兆。“当然这也只是大概规律。”尹可恩说。

尽管近年来一些颇具规模的温泉度假村落户邦腊掌,但这并不妨碍邦腊掌骨子里的野性流露,香柏河两岸植被茂密,山高谷深,诸多野泉暗藏其中,等待人们揭开它的神秘面纱。

云南野泉觅踪

抚仙湖畔热水塘野温泉已成为记忆中的一抹蓝

抚仙湖畔热水塘

记忆中的那抹蓝

抚仙湖边有个叫热水塘的村子,村里有两股温泉水,从山中汩汩而出。一股泉水流到村中形成了常年温度53℃的水道,另一股温泉则流入抚仙湖。

当地渔民在捕抗浪鱼的时候,会用石头围成一个月牙形的堤坝,也许是个巧合,温泉水便在此处蓄积起来,形成抚仙湖畔一个天然的温泉池。因为该温泉富含硫、氟等,长久以来,附近的村民都会到这里泡澡。

据海口村委会书记段兴顺介绍,温泉是从村子后一座名叫“光山”的山底流出来的。关于这个温泉,村里还流传着一个传说。

据说很久以前,禄充麒麟山上有个水库叫做白龙潭,白龙潭里住着一条白龙,世代保护着当地村民。后来,一条西龙潭的青龙看上了白龙的住处,决定用武力逼走白龙。为了保护家园,白龙与青龙在天上打架,后来,小白龙被青龙打伤掉到了离热水塘村不远处一个叫做蒿枝箐的地方。白龙伤势严重,奄奄一息,村民们割来了蒿枝将小白龙严严实实地盖了起来。由于盖在白龙身上的蒿枝发出了热量,小白龙的伤势慢慢好转。为了感谢村民,小白龙吐出温泉水,供村里人使用,从此,村里温泉水长流不息。

在热水塘村的村口,几位村民悠然地在温泉水道里泡脚。据介绍,这条温泉水道随时都保持着53℃,村里人不用烧水,洗脚水、洗脸水都来这里打。村口环湖公路的对面,是一个石子围起来的天然温泉池。当地人曾对我说,自从环湖公路修好后,越来越多的人来这里泡澡,欣赏抚仙湖的美丽景色。段兴顺说,以前池子所在地是一个公园,周边都是农田,后来,为了更好地保护抚仙湖,公园搬走了,农民也无偿地让出了沿湖7公里范围内的160多亩水田。之后很多人在湖边的温泉池里泡澡,有的会用肥皂和洗发液,这无形中会对抚仙湖水质造成污染。

2013年,热水塘被勒令填平,昔日一边眺望抚仙湖湛蓝湖水、一边泡温泉的场景已然消失,但对于一些野温泉粉丝来说,但凡到抚仙湖旅游还是要顺道去热水塘泡泡脚,顺便发个呆,除了洗洗更健康外,也是对已经逝去的热水塘野温泉的一种怀念。

云南野泉觅踪

富民东村野温泉

富民东村

骑行者的最爱

富民东村温泉是距离昆明最近的野温泉,未开发前,这里仅是驴友们顺带观光的地方。

与武定己衣镇的热水塘野温泉因修电站即将消失的命运截然相反,富民东村野温泉却是因为修电站而得福。

富民东村过去没有露天温泉,当地政府建小水电站,水被抽走后,干涸的下游河道便冒出许多泉眼。村民发现后就地取材,利用暴露于河床上的石头,在泉眼上堆砌出一塘塘清澈的泡池。

一直以来对禄劝翠华野温泉与富民东村野温泉傻傻分不清楚,就连网络上的各种游记也是相互混淆。由于禄劝翠华与富民东村相隔一条普渡河,于是很多人将两地混淆,事实上,禄劝翠华野温泉与富民东村野温泉就是同一个地方。

2011年,云南某旅游投资公司获得了东村野温泉的整体开发权,在这里兴建了10多个泡池以及可供住宿的木屋。由于温泉所在地是典型的河谷风光,加上相对完善的硬件设施,这种“土洋结合”的旅游新模式,异常受到自驾车游客、驴友和骑行者的热捧。

进入东村野温泉景区要买门票,这里提供住宿和餐饮,但大多数游客依然会选择自带帐篷,自带美食进行野炊,这样就回归了一种与大自然亲密接触的野营状态;也有一些驴友还嫌不够野,他们会将帐篷扎在景区之外,这些河道内有村民自己刨出来的简易泡池,一旁则是简易厨房,专门为驴友提供原生态美食,只需点一份洋芋焖饭或是原生态土鸡,就能在这里泡到无极限。但是野温泉的温度以及水流量并不随人的意志而转移,习惯了高温的泡客往往入水时颇感全身通透,在水里时间过长还是会觉得水温过低。

昆明的骑行爱好者也喜欢这条线路,早前修通的轿子山旅游专线路况甚佳,从普吉出发到富民东村,其过程就是一次燃脂体验和一次心灵荡涤,之后吃个农家乐、再泡个温泉,这分明就是一次对生命乐享的礼赞嘛。

年初,温泉景区门前新建了一家客栈,从这里到景区约有1公里土路,一些骑行者泡完温泉后就会选择在这里住宿。

云南野泉觅踪

金沙江边的热水塘野温泉

金沙江边热水塘

无敌江景尽收眼底

位于武定县己衣镇的己衣大裂谷近年来成为一条颇受青睐的小众旅游线路。游完己衣大裂谷,去金沙江边的热水塘泡野温泉几乎成了一个必备项目。

热水塘距离己衣镇政府驻地大约30公里,这里是整个楚雄州海拔最低的,约800米。

李大哥的这家舒馨温泉才开张几个月,除节假日,这里便只有附近村民光顾。我去的时候,一个苗族家庭,扶老携幼沐浴完毕,他们穿着民族服装,头发盘得好高,讲着我听不懂的民族话,说笑着离开。

舒馨温泉有男女两个浴室,几十个空位,每个空位都有板材间隔,还装了帘子,这就好比一个独立的空间,既可淋浴也可以泡澡。浴室外则是一个真正的长方形露天泡池,温泉水永远循环。

当天晚上,李大哥要回他村子里的住处,偌大的野温泉就只有我一人。那就索性再野一些,我脱得一丝不挂泡在池中,耳旁汩汩的泉水好像有催眠功能,看着流光溢彩的繁星,突然回忆起小时候有人告诉我,天上会飞的飞机就是外星人马丁叔叔的飞船(上世纪80年代播放的一部科幻片,主人公马丁是一个外星人,头上有两根天线),以至于直到上小学时我都一直认为飞机就是外星人的飞船。

次日清晨,我又贪恋地在池子中泡了一会儿,之后是早饭时间,李大哥自己养了百十头羊,其中一道菜就是烤羊肉,这是李大哥自己腌制的羊肉,味道极其鲜香。

在热水塘村共有5家野温泉,李大哥的这家舒馨温泉和另一家位于金沙江边的野温泉较具规模,早饭过后我决定去江边踩点。

10时许,金沙江到处氤氲着雾气,起初我以为是晨雾未散,用手摸了摸才发现,这些都是山上淌下来的温泉水,雾气就来自这些泉水。

枯水时节,金沙江面分外安静,江边码头孤零零伫立着一幢石头房子,事实上这只是建筑的外墙而已,院内是一幢砖混结构的三层小楼。这家野温泉已经存在很多年,但它的名气仅限于驴友间的内部传播。

精明的老板娘深谙无敌江景的价值,她将山上的温泉引到江边,在这里建起了三层小楼。一个长方形的大池位于院子中央,从大池眺望出去就是缓缓流淌的金沙江。院子外面还有几个鱼池,里面是温泉水养殖的罗非鱼,泉水煮活鱼,这道菜听起来就非常诱人和原生态。

由于特殊的地理位置,每年七八月份雨季,这家野温泉的小楼便会被江水淹没,老板娘就会收拾好锅碗瓢盆、被褥床单,回到她村子里的家,直到江水退去,又屁颠屁颠地赶回来,一切照常运转。这种顺应自然迁徙的经营模式,让人越发觉得这个温泉真的不是一般的野。

不过,一个令人惋惜的消息是,伴随着乌东德水电站即将建成,大约两年后,热水塘的野温泉将彻底消失。这个拥有无敌江景的野温泉还未绽放就将枯萎,令人倍感惋惜。事实上,热水塘的温泉资源并不在江边,它的源头是在金沙江边的山头上,是否能从发展旅游经济的角度将它保住呢!

云南野泉觅踪

遮放树洞温泉,洞内足够容得下10人。

遮放龙池

泡在树洞里的柔软时光

野温泉在云南一点都不奇怪。密林深处,山川河谷,随便冒出来的一股水都可能是温泉,然而从榕树根部的树洞里冒出来的温泉,不但没把树煮熟,反而将这棵榕树滋养得枝繁叶茂,就连当地人都叹为观止。这就是芒市遮放镇芒棒村的树洞野温泉。

这棵榕树高约10米,张开的树冠犹如一把撑开的大伞,遮住了温泉上方,为泡澡的人们辟出一块荫凉。温泉从树洞中流出,水温约为50摄氏度,据说从“榕树洞”里流出来的温泉过去曾是土司们的专用,名字也颇有威仪,美其名曰“龙池”。温泉水从树洞涌出,又在下方流走,水质常年保持清澈。

世代农耕的傣族人忙完一天的劳作,三五成群来到树洞温泉洗去一天的疲乏,好闺蜜之间总有讲不完的秘密,于是钻入树洞窃窃私语。看似不大的洞口,足够容纳得下10人。树洞温泉旁边还有两个泡池,当地人称雌雄池,专供老人和小孩洗浴。

太阳西沉,置身温暖的泉水,聆听虫鸣鸟叫,瞬间忘记了尘世喧嚣。泡完澡,去附近村寨品尝地道的傣味美食,尤其要多吃几碗香喷喷的遮放贡米,再喝碗地道的土锅米酒。

在芒市的半年中,傣族人给我的印象大多比较随和,说话软软的又很好听。泡树洞温泉是免费的,但一定要尊重当地人的习俗,我曾见过三五成群的外地游客泡温泉时肆无忌惮地大声喧哗,有的则干脆玩起了深水炸弹(双手抱膝,用屁股坠入水中),然而一旁的当地人还是投以包容的微笑,选择默默离开。

从遮放镇到温泉所在地是乡村土路,到了允乌村,再往前约一公里就是神奇的树洞温泉。

春城晚报记者 秦明豫 摄影报道

记者眼

泉知道答案

现代科学已经归结出不同成分温泉对人具有的不同疗效。含碳酸钙的温泉在恢复体力上功效卓著,含钙、钾、氡等成分的温泉对心脑血管疾病、糖尿病、痛风、神经痛、关节炎有不错的效果,硫磺泉则可软化角质,含钠元素的碳酸水可以漂白软化肌肤……

古人也深谙“温泉疗愈”之道,北魏郦道元《水经注》就详细提到了“温泉水”,“其水温热若汤,能愈百疾,故世谓之温泉焉……”不知这是不是最早的有关温泉可以治疗疾病的记载。

学生时代看过一本书叫《水知道答案》,作者江本胜既是科学家又是书的作者。讲的是他们曾做过实验,发现水能接收到人的善意或恶意,从而展现出美丽或丑陋的一面。例如用咒骂对付眼前的水,它便会展现出奇怪的图形,张牙舞爪,非常难看;而如果用一些充满爱意的语言与水交流,显微镜下的水便会展现出美丽的图案。

“爱”和“感恩”的力量大到能够改变生命的形态,这就是真正的来自宇宙的正能量。

所以下次去泡温泉的时候,也表现得有些仪式感,首先是充满爱意地凝视着这池温泉水,心里说:“谢谢你,我爱你”,眼前的温泉将为你展现出最美丽的一面,从而让你的身心得到加倍疗愈。

春城晚报记者  秦明豫

来源:春城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