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时光的影像

 

透过古宅的花窗,一缕阳光穿越数百年时光。

着一袭旗袍,走在青石板铺成的狭长街道,把你带进旧时回忆。

 


 

街道两旁的红灯笼点亮的是商贾人家悠悠扬扬的吆喝,商铺檐樑下的招幌在晚风里轻轻地摇晃。

 

 

走进洋溢茶香氤氲的茶坊,听一段古城烟火男女的里短家长,油盐柴米和锅碗瓢盆的交响;泡一壶普洱茶,仿佛聆听见茶马古道上走西头的赶马汉子悲歌哀曲的凄凉;花窗后的蕉风是画眉鸟喋喋不休嘈杂的鸣唱。

 


 

 

蓦然回首,灯火阑珊,旗袍女郎飘过茶香,走过街道的悠长悠长,品味着水墨石屏永恒的书香。

 

 

沿着石板路,高高的土坯墙仿佛是一页页发黄稿纸,扉页间叙述的是状元郎殿试的那篇泣鬼神,动天地的策论文章,字里行间,字字珠玑充满袁嘉谷先生忧国忧民的思想,把复兴中华的悲歌高唱。

 

 

老宅的门楣上张贴着对美好生活的向往,手持钢鞭的门神横眉冷对,把魑魅魍魉挡在门外,别污染了小院里弥漫的书香。

 

 

曲径通幽,侧门过后,翠竹隐掩粉墙,秋菊在篱墙下低声吟唱,夏兰幽幽的吐香,吟诵的却是寒梅怒放在水一方。人在庭院间,心却飞往喇叭声咽,残阳如血,铁马冰河的疆场。

 

 

大宅门的门槛石上前人的余温尚未退尽,岁月的包浆没能掩住先辈走东头挖掘锡矿的艰辛和汗水浇注的辉煌,重教守礼,耕读齐家的遗训依然镌刻在古城人家的心上。

 

小轩窗的光影照亮的不是闺房叹息的寂寞愁肠;角楼凭栏,不是演绎怀金悼玉红楼影像;而是书房的楼梯踏板脚步伴随的织布机杼的回响和着秉灯夜读的书声朗朗。

 

 

古城岂止只有书香与茶香,走近小巷远远近近就会飘来阵阵烤豆腐浓香。传承了六百多年豆腐文化的精华,石屏豆腐美名越传越广。

 

 

井水的神奇,做工的精良,珍珠般的大豆慢慢的磨,磨盘四周的豆浆悠悠地淌,饱含乳香的豆浆细细地滤,滤出的是令人心往神驰的玉液琼浆。碳炉里或明或暗火光炙烤着炕床,一把纸扇摇动点点星光,雪白豆腐变身金黄。喝一口老白干,就一片烧豆腐,轻轻地品,慢慢地尝,离乡千里的游子把乡愁细细地咀嚼,意味更显得隽永悠长。

 

 

着一袭水墨斑斓的旗袍,行走在青瓦粉墙的小巷,穿越布满商铺石板的路,踏进古老民居的角楼书房,融入茶香、汇聚书香、回忆豆腐的飘香,穿越时光韵律,体验烟火人生的意蕴,更觉得诗意石屏的韵味那么久远,那么悠长。

 

 

编后语:久久不愿从文中走出来。就想这样寻找旧时的记忆,在古城中悠然自在。向往的生活,也不过如此,期待与你一同偶遇古城,我们一起穿越旧时光。

 

图/纳剑峰 

文/王永清

模特/张雪

责任编辑:小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