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说这个时间的草原是花海哦~

 

于是就按捺不住了,今早上凌晨4点起床,去赶广州直飞香格里拉唯一的航班。

 

脸都没洗好,徒步的鞋也找不到了,行李昨晚简单收了下,穿了个马丁靴就来了,马丁靴到底有多难穿,到机场我就想扔了它。羽绒服带着呢,这让我很安心。

 

早上九点半就到了香格里拉,竟然还在酒店吃了个早餐。。9度,冷得人肝颤。。吃个饭很容易就饿了。

 

这次住的酒店很有意思,首先吸引我的,当然是花开得好,院子漂亮。先来看几张上午院子里的花:

 



▲大丽花的大脸。

 

 


▲有些像铃兰的花,寂寞开在一角。

 

 


▲大部分是旱金莲,长得非常干净的旱金莲。

 

 


▲一些依然懵懂的小果子。

 

 


▲它们开在这样一个庭院,这一切都很能诱惑我这种花痴。

 

 

但此时它还只是一个能让我欣喜的庭院,直到我在这里睡了一个午觉起来,开始细细体会它的细节。

 

▼纯原木结构的藏式老房子,内部保存得非常好,又根据现代需求做了一些翻新。

 


 

老式壁炉里的木柴还在燃烧着,随处可见让人欣喜的老式挂毯、和一些藏式老家具,这一切都在提醒我,原来我待在一个古董老房子里。

 

 

 

▲后来听向导讲起,原来这是央视纪录片导演,藏族汉子白玛的家,他收藏了一大批制作精良的传统藏式家具,就把自己的家改造成了客栈,来存放这些老物件儿。其中包括西藏彩绘、唐卡、藏式家具、工艺品、当地工匠手工打造的黄铜制品,更像一个私人博物馆。

 


▲这家酒店叫松赞香格里拉,它旁边就是云南最大的藏传佛寺松赞林寺。下午我们走过去,只要十分钟。

 


▲藏传佛寺有一种鼎盛时才有的光芒和韵味,它的金碧辉煌把我吓到了,我们去的时候刚好赶上和尚在诵经,深深地被震撼到,我第一次听那么多和尚诵经(目测有几百个),那声音不像是人间的,像是来自遥远的宇宙。

 

在药师佛那里,我虔诚地拜了又拜,对他老人家心存感激,也希望它能赐予我更多认识草木的能量。

 


▲回酒店时沿松赞林寺对面的湖边栈道走,这个湖也是个圣湖,遇到很多被放生的鸭子,自由地在草木间摇摆着走远。

 


▲沿着湖边走,湿地草甸上的野花儿真的开得很美,我忍不住跳下去,在牦牛粪堆里开花的草甸上蹦来蹦去。牦牛很有敌意,我一靠近它,它就拿牛角对着我。。。

 


▲路边到处都是藏薰衣草。

 

 


▲这个湖,其实也是在我住的房间视野里,远远地看它,就是这样。

 

 


▲吃的呢,家常口味的川菜和藏餐,不油腻不辣死人那种,中午吃了它们的牛肉火锅,清淡地一锅煮牛肉白菜木耳土豆胡萝卜什么的。热乎乎的肠胃很舒服,不会有旅行的疲惫感。

 


 

其实除了吃饭,我还喜欢在餐厅里坐着发呆,就像现在,写下这些,写到白日褪去,星月燃起。高原不知道有没有萤火虫,这一候,是“腐草为萤”。我得去看看星星了,今天就写到这儿吧,安啦~

责任编辑:小新